魔幻无穷的路线!「神魔冢一日」中级山纵走 

内心深处的魔山──神魔冢一日(逆走)全纪录 「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着迷上了那种单纯走在山里的感觉;没有展望无所谓,山头全然无景也没关係,越是複杂与阿杂的林相,最好是那种可以钻来钻去的芒草箭竹,还有各种複杂的攀爬及困难地形,越是会令我感到乐趣无穷。」神魔冢,一条只闻其名便觉得魔幻无穷的中级山纵走路线,分别是:多加「神」山(2031m)、「魔」叶名病山(2976m),与「冢」吕马布山(2225m)。最早听到这些山名的时候只觉得很拗口,命名的人究竟是怎么想到这样的文字组合?数年前黑哥曾经来此,但因为竹林过密而就此打住,种种事蹟皆增添了这条路线的神祕感。而这回,我终于有机会来揭开魔幻背后的面纱了。路线基本资料:◎里程:约21K◎总爬升:约2331m◎山头:冢吕马布山西北峰(1520m)、1607峰(1607m)、冢吕马布山(2225m)、魔叶名病山(2976m)、多加神山(2031m)◎起点:四季道班店旁,台七甲21.1K处之菜园路进去◎终点:圣峰茶园,台七甲则前桥旁高丽菜园便道◎A进B出,建议要有接驳◎人员:神许、小安哥、育群偶像、奥斯卡飘、凯神、赖赖、尔雅、Ivy、蕾哥,小弱弱阿宽行程心得纪录:前一晚将近六点抵达南山村隆达民宿,在全家便利商店用完晚餐时还巧遇法大,他们明天要去平多纵走。接着大伙便上楼开电视关心开票结果,直到十点上床之前都还惦记着台北市的战况。起登时间究竟要定在何时一直是出发前的挣扎。根据所查到的资料,要完成一日神魔冢大抵都是15小时起跳,因此若要赶在天黑之前下山,理当在凌晨三点至三点半之间起登。但最后跟育群讨论之后,判断行走时间应抓在12小时左右(不含休息),因此决定早上五点半起登。而我在心中则有另外一个自己理想的数字,只是通常不会说出来,避免行程的压力过大。早上五点吃完充足的后上车出发,神许先将车子停在出口上来的则前桥附近,再跟大家一起挤上接驳车,开至四季道班小吃店旁停车出发。月明皎洁,繁星点点,加上从前天开始这附近就没有下雨了,预示了今日会是个适合爬山的好天气,只是山径应当还是无法避免湿滑。0539:四季道班小吃店起登事前做了蛮多关于登山口的功课,诸多前辈们在这都有迷走的状况(从轨迹档上就看得出来)。从台七甲21.1k的高丽菜园上去之后沿着边边走,到底会看到上方的蓝色大帆布,这时继续顺着路径取右,就会莫名其妙地进入山径。登山口目前也绑有布条,真的很感谢来探勘过的前辈们。0544:抵达登山口,进入山径起登点的海拔约800多公尺,接着约莫7K的路要上到海拔2225m的冢吕马布山,然后是2976m的魔叶名病山,才开始有显着的下坡到2031m的多加神山,再回到1000m左右的圣峰茶园登山口。上2100m下2000m,简言之就是个陡上陡下,进入登山口之后就是陡死人不偿命的竹林段。由于路径湿滑踩点不易,这段大抵是手脚并用,抓竹子抓地上的植被不断地奋力上爬。赖赖因为早餐吃太多,一开始就吐了。而我则是南二段的疲倦未消,走起来还挺没力的。过竹林段后进入阔叶林,坡度转为趋缓,开始穿梭在标準的中级山丛林之中。此刻阳光洒落入森林里,光线之下的林相让大伙儿们直呼好美。丛林间开阔处的一隅望去,则可以看到今天最高点的魔叶名病山。现在海拔大概才1100m左右吧,旅途还很漫长呢。接着再度过一处巨大的树干拍照之后,便抵达了今日第一个山头:冢吕马布山西北峰(1520m)。0711:冢吕马布山西北峰(1520m)老实说这个山头乃意料之外的发现,毕竟先前看过的资料大多没有提到此处。三角点旁有一「欢迎光临登山队」的牌子,发现他们上个月10/20才来走过啊,而且也是如同我们今天冢魔神的顺序。再加上沿路也都有看到他们绑的布条,心中大喜,觉得路况应该还有再被整里过,至少有人走过就会有痕迹,今天应该可以如我预期的时间之内下山了。0733:1607峰稍事拍照之后出发,再一阵陡上之后便抵达第二个山头1607峰,顾名思义海拔为1607m。中级山里常常有这种没有山名,仅以海拔来命名的山峰,其共同点就是没有三角点,而1607峰也是如此,仅在一棵大树上立有指标注明。过1607峰后林相转为更加原始,松罗开始密集,地面上则有一球一球的不知名小草,看起来QQ地很有弹性,走起来相当有feel。山径再度陡峭,持续卖力向上爬。不久行经一开阔地,可以看到前阵子四神汤之旅走过的神代山区,以及更远的嘎拉贺山群、塔曼山系。续往上走经过崩塌地,则可以看到喀拉业山、桃山,以及比今日冢魔神更加困难的「佐桃纵走」路线。日后再安排时间去走走看吧,今日的重点还是神魔冢。0906:冢吕巨木从1607峰过后约一小时的路程,路径上开始出现各式各样的巨木。虽然没有到神木等级般地巨大,但都非常具有可观性,在原始的林相中耸立出几许时光的气息。宛若那太古就存在的时光之轮,巨木揭示了人类仅是渺小的过客,百年之后同样归于尘土,只有回忆能永久长存。随着高度持续上升,进入了箭竹林的领域,也让我们开始了钻钻钻的手脚并用,同时这也代表冢吕马布山快要到了。果不其然,钻过一阵之后来到了GPX轨迹档上的T字岔路后,左边可直上冢吕马布上,但路径入口明显地被拉起来的布条档住,一副就是不希望人走的样子。右边过去则还有个T字岔路,右往冢吕马布池,左上则是冢吕马布山以及接下来要走的山径。我们决定先造访右边的冢吕马布池,再左上冢吕马布山,如此一来可以少走一个爬升。0958:冢吕马布池,拍照四周都被森林环绕着的冢吕马布池,有股意境悠远的魔幻,不晓得是因为名称所延伸出的想像,还是周遭实际的氛围所致?池子为死水,上头有许多小虫飞舞,应当是不能饮用。池子周边则为烂泥沼泽,我在尝试环湖时还不小心左脚整个踩陷进去至膝盖深,差点拔不出来,造访的时候务必小心呢。拍完照后往后方的山头移动,便来到了神魔冢(逆走)的第一座山:冢吕马布山。1016:冢吕马布山(2225m),拍照休息从登山口出发后经过4小时40分、海拔爬升了1400m有余之后终于抵达此处。冢吕马布山山顶的腹地不大,只能站个十人左右,且四周毫无展望,仅有三角点一颗。倘若是过去的我一定会直呼:「这是什么鸟山」,但对现在的我而言,山头仅是过程中的一部分,登不登顶倒为其次。况且,能拜访到这里已实属不易,要不是前辈们的筚路蓝缕,冢吕马布山大概还是探勘等级的路线,实非我这种登山等级能一日往返应付的。由于温度颇低,所以拍完照后休息吃东西之时还挺冷的,所以也没有多待,吃了半个麵包后便出发。我自己登山的风格是比较接近越野跑的方式,出发前会吃很多储存能量,登顶途中则很少休息,至多喘一下吃个行动粮。而真正休息的时间也很少超过20分钟,亦不煮食,以啃乾粮(麵包之类的)为主,所以行程时间比一般登山队来得快,主因其实即在于此。另外一个比一般登山队来得快则在于下坡,稍后再做说明。1042:休息完毕,出发前往魔叶名病山从冢吕马布山前往魔叶名病山的这段路,个人认为堪称此次行程的精华,走的时候心中也是满满的感谢。如果没有前辈们这两年下来所绑的登山布条,以及开路时所闢出的路径与足迹,只靠现地判断与GPX轨迹档的话,以我自己目前的能耐走起来应该是满满的黑人问号,因为太多地方看起来到处都像是路,好似每个地方都可以去钻一下。上坡时尚且还能顺着稜线走,但若是较平缓的穿越路段,好几个地方是毫无路径可循的,没有登山布条的话一定得花上许多时间判断方向,更不用说有一两处是整个路线大转折,一旦错过就会差之千里。此外,林相变得已经不能用原始来形容了,而是宛如杳无人迹的禁忌之地,彷彿闯入了某片魔山;强烈的既视感之下是拨不完的芒草箭竹,面对山林那一丝不苟的寂静,我不时地感到战慄;那是一种:「对自然永远怀着一种虔诚而胆怯的震慄与激动」──汤玛斯‧曼,《魔山》。用白话文来讲,虽然自己已经爬过几个较困难且路径不明显的路线,但在由「冢」到「魔」的这一路上,还是不免连声地惊呼道:「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路径与路况既是如此,海拔爬升更是挑战。从冢吕马布山到魔叶名病山,海拔还要再上升700m有余,直逼百岳的高度,让部分伙伴甚至出现了些许高山反应。好在最后的大爬升阶段,路况大抵转为好走的松针路,某段山径甚至很像云稜山屋要往审马阵山的上坡途中。没有任何技术成分,就只是陡而已,还算好走。度过一段巨大的杉木林结束这无眠无尽的陡上之后,魔叶名病山的三角点出现在山顶上的箭竹林海尽头悬崖之上。这里的景象十分壮观,若非亲临现场,是难体验那种大自然所给予人的震摄感。1303:魔叶名病山(2976m),拍照休息「有人说时间像一条忘旧河,其实远方的空气也有同样的效力;儘管它起的作用并不像河水那般能彻底忘却一切,但是却忘记得更加迅速。」──汤玛斯‧曼,《魔山》我们今天的魔山:魔叶名病山,海拔2976m,从冢吕马布山到这花了2小时21分,从登山口则是7小时22分,总爬升累计已超过2100m。我自己原本的盘算是7小时内抵达,所以差异并没有太大。山顶的其中一面就是悬崖,有展望。不过抵达时已云雾已经上来,气象预报是下午三点后有雨,果然不假。抵达魔山时内心并没有如预期的悸动与澎拜,毕竟远方的空气我己然不晓得吸了多少回,内心渐渐不再会有什么遗憾,只是隐约觉得人生还得继续前进。有的时候不是不能接受,而是需要个句点,让情绪有个泾渭分明。我想自己走得已经够远了,而只要再远一些些,或许就能重新开始下段章节。而登顶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寻找下山的路径,过程中意外发现了走往南湖北稜的路。这条往北稜的路径,布条大多已然陈旧,且几乎掩没在箭竹芒草堆里,应该是全然探勘性质的路,势必得规划多日才有可能完成,一日完成的风险过高。稍晚待全员抵达之后,大伙休息拍照庆祝。路途如此遥远,且名称这般特殊的山头,极可能是一生一次的行程了。魔叶名病山终于今日完登,得偿宿愿;而那座内心深处的魔山,自己是否已经攀爬到了顶点?1334:休息完毕,出发前往多加神山照惯例休息时间不会太久,这次大约20分钟左右。另一方面也是开始感觉到冷了,休过久身体反而会更不想动。在往下山路径的转角处补上了忠哥的布条,就开始一路陡下至多加神山。而从这里开始就是野跑式登山与一般式登山的最大差异之处:下坡。简言之,越野式的登山,下坡会接近以小跑的方式进行,速度约莫是一般式登山的1-1.5倍。两者没有优劣之分,全然是节奏与运动方式的差异。我自己因为是从越野跑起家而认识山林,所以下坡很自然地都会用这种方式。因此不用登山杖,也不穿雨鞋,就是顺应这种运动方式所致。魔叶名病山往多加神山的路径相较先前走来的路已清楚许多,以越野的标準来看,一路几乎都是可跑性非常高的路段。Kate跟阿飘在此因为受不了我走太慢,后来就直接喷出去不见人影,其余人虽然被我压着速度,却也以非常快的节奏在行进着。唯一的困难点就是较为泥泞的路段,通常是会採取的方式就是煞车踩稳慢行,但如果是技巧娴熟的越野跑者,就是一路溜溜溜地滑下去了。在多加神山之前仅有一处向右的转折点要注意:抵达三角点的前约1K处。没有比对GPX会蛮容易就错过的。直直前行会从可法桥出来,可别走错了,提醒欲造访的山友们需慎加注意。1512:多加神山(2031m),拍照休息从魔叶名病山到多加神山仅花了一个半小时,至此冢魔神三山完成,接着就是陡下1000m左右回到登山口,就能结束行程。「应该是不会摸黑了」,内心的大石头也在此时放下,转为较轻鬆的心情。从多加神方向下山的技术路段较少,登山口也较容易抵达,因此我会建议,若要走神魔冢的路线,以逆走的方式进行较佳,唯一的缺点就是爬升会比顺走要来得多。众人归心似箭,稍事拍照休息之后就开始往山下溜去。Kate跟阿飘一样瞬间就不见人影。1523:休息完毕,开始下山「时间是送给我们的宝贵礼物,它使我们便得更聪明、更美好、更成熟,以及更加完善。」──汤玛斯‧曼,《魔山》五年多的越野经验让我对于山林环境的掌握度是越来越有心得,这段长长的下坡更是有所体悟,彷彿身体的某个层面被打通了,如果没有要带队的,还真想就这么一路滑到底至登山口。只不过,南二段疲劳的影响在此出现,我的右膝外侧于下坡途中开始疼痛起来,自己的判断应是跟过往的状况类似,过度使用导致发炎积水,休个两天就没事。而我想,这也是过度地想要吸到远方空气所产生的后遗症吧,行程真的排太密了。如果技术与经验会随着时间而更趋完善,那么心智方面又如何呢?我想这也是许多人一生的大哉问,如何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何等难以达致的境界呢?无论如何,我相信只要能够好好运用时间,或许一切都会水到渠成。当某天回首向来萧瑟处时,应该就能对着那自己不成熟的行径,莞尔一笑。下坡途中行经一崩壁,有开阔视野,见到对面就是早上陡爬过来的冢吕马布山之稜线,当下突然还蛮感动。走过的路,必留痕迹;岁月的脚步,刻骨铭心。即将出登山口前又回到了竹林路段,跟起登时一样,也让人想到前月所走的四神汤路线,在接近留茂安部落的登山口时,也是这样的竹林路段。竹林路段的共同点就是很陡,以及没有布条指引的话,就非常可能会在林间迷路。这里要再次感谢前辈们绑的布条,并砍出这片竹林路径,否则一日冢魔神,也只是遥不可及的梦想。1708:圣峰茶园大水池登山口,接驳车已到,冢魔神结束就在这一路下滑的竹林路段尽头,圣峰茶园的大水池出现,终点到了,一日神魔冢逆走完成!耗时11小时29分。原以为还要再踢个几百公尺到圣峰茶园旁,没想到熟门熟路的司机大哥居然已经开到了大水池旁等我们,让我们省去这段路程,真的太感谢他了!据司机大哥说,因为他常载曾乙申老师他们来爬神魔冢,所以这段路已经接驳了至少四次。而从圣峰茶园要开回台七甲则前桥这段路可说是各种险象环生,路面颠簸不说,还要过两三次溪流上的便桥,十分危险。建议这段路还是找接驳车或步行吧,自己开车风险太高,极有可能翻车或摔入河里。「不要由于别人不成为我们所希望的人而愤怒,因为我们自己也难以成为自己所希望的人。」──汤玛斯‧曼,《魔山》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着迷上了单纯走在山里的感觉。没有展望无所谓,山头全然无景也没关係,越是複杂与阿杂的林相,最好是那种可以钻来钻去的芒草箭竹,还有各种攀爬的複杂及困难地形,那会令我备感乐趣无穷。五年前刚开始越野的我,有曾期望过自己变成现在的这样吗?无论如何,都要时刻提醒自己不因一时的不如意,忘了那因受感动而爱上山野的初心。反求诸己,此心安处是吾乡。神魔冢(逆走)一日至此结束,下山吃饭,平安回家。后记:这次神魔冢的行程要特别感谢尔雅跟赖赖之邀请,否则只能继续望着照片过乾瘾,有志同道合能一起爬山的朋友真的很棒。这回也是跟神许终于见到面,互不相识的两人却能在网路上搞得像很熟一样,我想也是一种缘份吧。最后更感谢一起同行爬山的大家,当岁月随着时间而流逝过往,山林里的回忆却会驻足留存,成为一辈子的瑰宝,让彼此永远珍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