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油价连续三次上涨的外部因素是什么?这对通货膨胀会有多大影响?

4月26日,在国际油价持续上涨的影响下,国内成品油价格连续三次上涨。

本轮国际油价上涨的驱动因素是什么?前景如何?当前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整机制能否缓冲国际油价上涨对国内消费物价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压力,值得进一步分析和探讨。

新世纪以来,当国际油价处于第三个上涨周期时,国际油价经历了三个主要的上涨周期(见下图):第一个上涨周期发生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前,当时油价一度超过147美元/桶的历史峰值。主要驱动因素是:持续的全球经济增长推动强劲的能源需求,猖獗的全球流动性推动原油期货市场疯狂投机。

第二个周期是2009-2010年。这一阶段是金融危机后复苏的增加。油价一度升至126美元。然而,油价在2012-2013年连续两年震荡,2014年开始大幅下跌,2016年初达到每桶26美元的10多年来新低。

第三个上升周期从2016年开始。截至今年4月23日,WTI原油期货和布伦特原油价格分别达到68.64美元/桶和74.71美元/桶,较此前低点上涨约180%。

本轮油价上涨有四大驱动因素。每一轮油价上涨无非是欧佩克的生产限制、全球能源需求、地缘政治和原油期货投机。

具体而言,当前油价牛市的主要原因如下:第一,全球经济同时复苏,能源需求稳步增长。

在美国经济持续复苏和低失业率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仍然推出了新的税制改革和基础设施投资计划,这可能导致美国经济出现过热,从而美联储可能加快利率和加息步伐。

更重要的是,欧洲和日本的经济都实现了比预期更快的增长,两个主要经济体都摆脱了通缩。

中国经济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实施“北雄安、南海南”、广东、香港、澳门、大湾等重大区域经济战略,将为中国经济注入强劲动力。全球经济面临的唯一风险来自特朗普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的持续升温。

强劲的经济发展将刺激对原油的需求。

最近,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进一步提高了2018年全球原油需求预测,比上一年每天增加163万桶。国际能源署(IEA)预测,2018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增长150桶/天,达到9930万桶/天。

特别是,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的许多家庭已经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对化学产品(如个人护理产品、食品防腐剂、化肥、工业润滑剂等)的需求。)已经取代石油燃料,成为推动原油需求的主导因素。

其次,欧佩克减产协议恢复了原油供需平衡。

针对油价上涨,美国总统特朗普指责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人为抬高油价。他在推特上写道:“欧佩克似乎是照章办事。现在到处都有创纪录的库存,包括海上装满石油的油轮。油价被人为推高至非常高的水平。这是不好的,不会被接受的。

“尽管欧佩克主席马祖伊不同意这一说法,但他不能否认欧佩克和俄罗斯在2016年底达成了联合减产协议(日产量减少约180万桶原油),取得了预期效果。供应减少恢复了原油市场的供需平衡,原油库存也逐渐回落到2015年初的水平(见下图)。自2016年以来,国际油价也从下跌中复苏。

一般预计俄罗斯和欧佩克之间的原油生产限制协议将延长至2018年底。

最近,沙特王储穆罕默德·萨尔曼(Mohammed Salman)表示,欧佩克正在与俄罗斯讨论将目前的年度原油产量限制协议转变为10-20年的长期协议,这将成为油价持续上涨的关键因素。

第三,中东的动荡增加了原油价格的压力。

自4月以来,中东局势继续动荡。美国、英国和法国轰炸了叙利亚。

针对伊朗核问题,特朗普一直批评伊朗核协议疯狂荒谬。

4月25日,法国总统马克龙(Macron)在对美国国会的讲话中强调,美国不应放弃与伊朗达成的限制其发展核武器的国际协议。

然而,伊朗总统罗哈尼表示,伊朗不同意寻求新的协议,也不同意修改通过与英国、德国、俄罗斯、中国、法国和美国的长期谈判达成的核协议。

叙利亚问题恶化后,伊朗核问题似乎将再次成为中东局势的风眼。

目前,修改伊朗核协议的最后期限5月12日已经不远了。美国更有可能退出伊朗核协议,甚至增加对伊朗的制裁。中东局势将升级或导致油价持续上涨。

最后,国际投机资本不断创造更多原油期货。

过去几次油价上涨与原油期货投机密切相关。

在本轮油价上涨中,非商业(对冲基金的投机基金)多头头寸继续大幅上升。相反,投机资本在制造空原油期货方面变得越来越弱。

在2014-2015年油价下跌周期中,新多头头寸的规模继续疲软,而待办事项空的力度非常强(见下图)。

目前,国际投机资本正在利用中东动荡和欧佩克原油生产限制等变量继续制造更多原油期货,这将成为国际油价持续上涨的金融投机因素。

国际油价上涨对通胀有多大影响?油价向国内市场的传导过程并不复杂,除了两个方面:一方面,油价上涨对生产者价格指数产生压力。

传输过程是:直接影响油气产品价格(汽油、柴油等成品油、液化气);间接影响以原油为原料的化工产品价格,从而影响化纤、塑料、塑料等工业产品的价格;另一方面,油价上涨给消费者物价指数带来压力。

其传播途径是:直接影响消费物价指数中与原油密切相关的分项,包括车用燃料等。从生产者价格指数到消费者价格指数通过上游-中游-下游的间接成本转移路径。

从国际油价和国内消费物价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历史趋势来看,油价的涨跌与消费物价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高度相关。然而,自2016年以来,石油价格对消费物价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影响已经大大减弱(见下图)。主要原因可能是中国将于2016年1月实施新的成品油价格管理办法,将价格控制下限设定在40美元/桶,这意味着在国际油价跌至40美元/桶以下后,国内成品油价格可以暂时调整。

换句话说,新的成品油价格调整机制增加了从国际油价到国内消费价格指数的缓冲。

然而,从长期来看,国际油价不太可能回到每桶40美元以下。

因此,一旦当前国际油价保持高位,上行压力保持不变,那么国内油价也将上涨,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生产者价格指数(PPI)与国际油价之间的差距将再次缩小。因此,高油价将成为今年国内通胀的重要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